衢州晚报 数字报纸


05版:人文周刊

萨日娜、丁勇岱演绎,《化工厂的爱情》“出圈”

衢州诗人孙剑: 抒写生生不息的“人民诗歌”

    记者 徐聪琳

  “我看见机器在深夜里醒着。

  重型卡车打着灯光的手语。木叶清苦,

  片片落满煤、石油与钢铁。

  ……”

  在由中华全国总工会、中央广播电视总台联合举办的2022年“中国梦·劳动美”庆祝“五·一”国际劳动节特别节目中,热播剧《人世间》演员置身不同的劳动场景,朗诵一线工人创作的工人诗歌,以影视化的形式演绎《写在大地的诗》。

  这段诗歌作者为中国化工作协会员“阿剑”、衢州市作协诗创委副主任孙剑,选段出自其撰写的《化工厂的爱情》一诗。节目播出后,在衢州文学界乃至省内诗坛获得广泛赞誉和好评。时值纪念延安文艺座谈会召开80周年,《化工厂的爱情》的“出圈”,正是新时代文艺工作者抒写“人民诗歌”的生动注脚。

  所见即所得, 随手写下诗性的“看见”

  A

  所见即所得,《化工厂的爱情》一诗来源于孙剑的日常工作实践。

  “毕竟我在巨化已经生活了二十几年了,那些场景是我所熟悉的。”在大多数人眼中,烟囱林立、机械轰鸣是化工厂的代名词,而孙剑选择了其中能打动自己的元素,以自己的语言方式进行表达——比如看到化工厂的“不夜城”,辉映着满天星辰;比如一个企业与国计民生的血肉联系;比如一朵长在化工厂的花,或许更拥有一种努力生长的韧性……“就连巨化同事们在身着工装时,也洋溢着别样的生命活力。我随手记下这些,也就用了几分钟时间。”

  孙剑“随手”写下的《化工厂的爱情》,先被收录到中国作协《诗刊》社霍俊明先生主编的《先锋:百年工人诗歌》一书,再被挑选成为央视的演出节目文本。“包括央视的播出信息,也是霍先生告知我的。”节目播出前,孙剑也不知道最初白纸黑字的诗歌,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他和其他人一样,都是电视机前的观众,只是内心多了一份喜悦的期待。

  “诗是用正常语言无法描述的感动,就像面对落日你脱口而出的某句话,但它又必须是属于诗的。诗性,就像我们脑海中已经成为潜意识的某些唐诗,仿佛天地间本来就有这样的句子。”孙剑说,写诗,就是写实,把自己所看到的写下来。

  对孙剑而言,写作的第一层面是认知现实,“这已经很难,毕竟当下的我们面临着认知观与价值观的多元化,在拥有大量纷繁复杂信息的同时,也在部分丧失明辨是非的能力,所谓多歧路、易亡羊。”第二层面,则是如何寻找对世界的个性化认知与把握,并通过自己真实的声音进行表达,“当然,后面还有其它更深层次的范畴。”孙剑非常感谢电视剧《人世间》演员萨日娜、丁勇岱两位艺术家的深情朗诵,“在某种程度上,他们的演绎远远超越了这首小诗。”

  遵循内心, 诗歌自有其社会价值与使命

  B

  孙剑并非从小浸泡在诗词文学之中。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当1976年出生的孙剑前往外地求学时,风起云涌的诗歌时代似乎正渐渐落下帷幕。

  “可许多大学校园的诗歌创作依然如火如荼、此起彼伏。”大学生诗歌,青春的集合体,最能引起心灵共鸣。回望时,孙剑总强调青春期的诗歌写作就是“玩”,然而校园的风景,依然是心中清澈亮丽的一隅。孙剑对诗词文学是一直有着偏爱的,直到中年遇到了几位志同道合的朋友,他才开始真正走上写诗这条路。

  《化工厂的爱情》选段节目在央视播出后,孙剑收获了赞誉、祝福、鼓励……“巨化同事们给予了比较多的肯定。”因为孙剑一直是在业余写作,不少同事看到节目后觉得很意外,同时,单位领导也给予点赞。这让他觉得,个人写作行为也可以成为塑造包括企业文化在内的大文化概念的一部分,“当然更重要的,他们与我一样都是长期生活在化工企业的在场者。我的诗是否真实可靠,他们具有最直接的话语权。”

  在诗歌艺术的发展中,除了诗歌本身的精神内核外,传播所具备的地位举足轻重。《化工厂的爱情》的“出圈”,让孙剑对当下诗歌的传播方式有所思考。

  “我再次觉得诗歌不仅是‘小众’的事,也有它的社会价值与使命。”孙剑注意到,近几年,诗歌圈的领导者们也纷纷在进行各种传播渠道的探索,比如利用微信、抖音、快手等新媒体扩大影响力,比如尝试诗与歌曲、诗与电影联手等等。而新型媒体也使得诗歌创作的门槛降低,艺术探索的自由度大幅提高,人人皆可参与到这项文雅的活动当中,人人皆可成为“诗人”,全社会掀起一股“读诗、写诗热”。

  孙剑坦言,或许当下,“诗歌”很难再达到唐诗宋词或上世纪80年代新诗那种社会影响力,“但人们还是应该更多地借助大众媒体来实现文化精品的社会有效传播。”因为与新型传媒的同频共振,是诗歌扩大传播的必由之路,也是培育诗歌读者的有效途径。

  在孙剑看来,如何让小众的诗歌重回大众视野,成为大众文化的有机组成部分并发挥其特有的价值,这些是文化组织者们需要考虑的事,“对于像我这样的个体写作者,更需要遵循内心,安静创作,写出好的文本。”

  立足人民, 现代汉语诗歌写作当如《诗经》

  C

  《诗经》中说“饥者歌其食,劳者歌其事”,作为我国最古老的文学体裁,诗歌在当下更应该与现实相连接,反映时代的精神气象,为时代提供精神激励和价值引领作用。孙剑认为,如鲁迅先生所言的“遵命文学”与当下崇尚的个性化写作是可以兼容并蓄的——一方面,没有人的写作能够完全脱离时代,完全地私人化,一定具备与时代同频共振的节拍和集体潜意识的文化基因;另一方面,哪怕是“听将令”的命题式写作,其本身也是一个鲜活的作者在创作。

  1942年5月,中共中央召开延安文艺座谈会。毛泽东在会上就文艺工作发表讲话,指出文艺要为最广大的人民大众服务,以及如何为群众服务的问题,其中蕴含的指导文艺工作的为人民而作、为人民而歌的人民立场,不曾随着时间流逝而黯淡,始终闪耀着真理的智慧和光辉。

  “李白写梦游天姥,杜甫写三吏三别,白居易既写卖炭翁也写长恨歌,这些都是最好的汉语。珠峰南坡或北坡,只是登山路径不同,能登顶的都是好汉,能区分的只是境界高下。”80年后,孙剑立足“为人民而作、为人民而歌”,将是否能写出真正的好文字视为落笔使命。近几年,衢州诗歌创作从早年的“五人诗”集体到现在“衢州诗群”的初步崛起,恰恰证明了这一创作趋向的良好发展态势。

  “我们需要提防的是坏的、差的、低水平的汉语写作。”按孙剑的理解,现代汉语诗歌写作就跟《诗经》一样,应当既有风、有雅也有颂,海纳百川,方能生生不息。

  个人简介

  阿剑,原名孙剑,衢州龙游人,现就职于巨化集团。浙江省作协、中国化工作协会员,衢州市作协诗创委副主任。小说诗歌散文作品见于《星星》《诗歌月刊》《诗潮》《汉诗》《延河》《边疆文学》《山西文学》《黄河文学》《西湖》《野草》《十月少年文学》等期刊,入选《浙江省五年文学作品选》《天天诗历》等选本。曾获中国徐霞客游记文学奖、诗歌月刊“铜铃山杯”全国诗歌大赛、“清白泉杯“全国清廉诗文大赛、入围中国红高粱文学奖等奖项。入选浙江省作协新荷人才库。出版诗合集《无见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