衢州晚报 数字报纸


07版:三衢道中

立夏羹里的母爱

  毛蕾

  “岁序忽云夏,青春去安归。天清风气朗,游子怀芳菲”,一阵暖风拂过,又见您的那碗立夏羹。

  一早,母亲和父亲挎上篮子到菜场转悠,只为挑选上等的鲜肉、蔬菜,做一道让我垂涎三尺的立夏羹。

  一扎笋干用温水泡着;去年冬天特意为我这张馋嘴准备的雪白的萝卜丝干,用凉水浸着;白米用冷水浸着;那从山东背回的大朵干木耳泡着。两老在菜场,挑了滴水的甜蚕豆、芽儿刚刚好的豆芽、Q弹光滑的鲜菇、嫩绿得无可挑剔的蒜苗、江山人都好的那口熏豆干,还有那耀眼的红辣椒,以及新鲜的排骨也一应俱全。两老回来后,母亲一边将肥瘦适宜的鲜肉剔除骨头,小火慢炖近三小时,炖至烂熟,让我的孩子也可以入口即化。将米淘洗干净放入桶中沥水,继而择菜、洗菜、切菜、配菜,一切信手拈来。紧接着用锅煮米,不是普通的煮熟,而要把握好火候,煮得不生不熟。捞起,再次沥去多余的米汤,放入石臼捶打,打至细腻柔软,搓成一条一条,再切成一块块。待那些菜全部炒成一锅盛出,那一块块“白胖子”表皮正好有些风干了,放入锅中烹饪,随着噗噗声倒入一锅菜,色香味俱全的立夏羹便马上可以出锅了。

  记忆里的母亲缺乏仪式感,同学们生日有蛋糕,暑假有冰淇淋,我什么都没有,年幼时,我甚至希望同学的妈妈当我妈妈。读大学后,我凭借自己的能力赚到生活费,可以尝遍曾经羡慕同学们的美食,可我开始惦念母亲的手作。找工作时,我选择回乡就业,选择和父母生活在一起,这样我依然可以享受孩子般的幸福。但这种快乐有时是失去自由的,当自己想出去潇洒时,母亲总是千叮咛万嘱咐。成了母亲后,我开始懂得您的付出

  其实,每个节气来临时,您总是最有仪式感的那个,再累再忙,也会给我做一道可口又温馨的佳肴。生活需要仪式感,就像平凡的日子需要一道光。现在的我很是满足,24节气能尝到24道美食,那是充满仪式感的母亲给我最真挚的爱。立夏时节,在厨房的您便是勤劳的风景。一道立夏羹,是我内心最温柔的力量。

  一年一年又一年,总有一个身影从容地忙忙碌碌,总有一双手让这时光有了爱的温度,爱在厨房捣腾的母亲,将她的爱珍藏于每一道佳肴里。一碗立夏羹勾起的是我儿时最美好的回忆,更是一抹永久的爱在传承。

  □四季物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