衢州晚报 数字报纸


08版:人文智库

林俊:投迹丘樊分所当,萍踪深自愧梯航

草萍驿:碧血丹心题壁诗

  王有军

  草萍驿,位于常山县白石镇,是常玉古道上的一处官方驿所,也是南方诸省通往古都临安、南京的重要通道之一,素有“八省通衢、两浙首站”之誉。草萍驿始于宋,兴于明,废于清。遥想明清时期,常玉古道上,车水马龙,行人如织。官员途经此地,往往在草萍驿停宿一夜,次日重新出发。这一停一宿之间,留下了许多优美的诗篇。

  在灿如繁星的常山古诗库中,草萍驿无疑是最耀眼的星座,相关诗词有200多首,数量位居常山古景诗词之首,名家名作不胜枚举,如赵鼎、萨都剌、刘基、吴与弼、张弼、王守仁、湛若水、陆深、夏言……其中,明代刑部尚书林俊(字见素)的一首七言律诗《草萍驿》,和诗就达27首之多,细细品味之下,那些人、那些事、那些诗里所展露的报国情怀和担当精神,让后人不由得热泪盈眶。

  1

  明代成化二十一年(1485),林俊返回老家福建莆田途中,路过草萍驿。自成化十四年(1478)登第之后,林俊一直谨慎守持、廉正忠诚,在担任刑部员外郎时,因实在看不惯妖僧继晓和权宦梁芳的祸国之举,为御史所不敢为,上书弹劾,结果惹怒了明宪宗,后府经历张黻仗义搭救,两人一同被投入监牢。时人称之为“御史在刑曹,黄门出后府”,可以说是赞颂和怜惜,两者兼而有之。

  成化二十一年正月初一,星象有变,迷信的明宪宗似有省悟,让林俊改任南京,职务依然为刑部员外郎。上任之前,林俊决定先回家一趟。刚正无私的他从未想过,一次星象变异,竟然扭转了自己的命运。世事如梦,他不由得对官场生出厌烦之心,于是在草萍驿题壁一首:

  投迹丘樊分所当,萍踪深自愧梯航。

  可应倦足能千里,又是浮名博一忙。

  问俗颇惊人事异,望乡时见海云苍。

  钓台地近暂重过,我欲回辀醉白堂。

  在这首律诗中,林俊流露归隐田园是很自然的想法,可是作为朝廷官员又深感惭愧,四处奔波,忙忙碌碌,只是为了浮名一场,严子陵隐居的钓台此前刚刚经过,我也想回家建一座洒脱的“醉白堂”呀。此诗情真意切,将崇尚自由和渴望功名的纠结无奈剖析得淋漓尽致。可以说,在尔虞我诈的政治斗争中,林俊的念头也正是许多士人的生活理想。

  幸而,林俊的纠结并没有延续多长时间,又满怀激情再次出发。他历经成化、弘治、正德、嘉靖四朝,先后担任湖广、四川巡抚,工部尚书,刑部尚书等职务,终成一代名臣。

  不知出于什么原因,这首题壁诗竟然没有收入《林见素文集》,差点消逝在岁月长河里。幸亏明代陈察在撰写和诗时,把林俊的原诗一并载入自己的《陈虞山文集》中,今人才有机会一睹原韵风采。

  孙燧:身从许国频加爱,发为忧民忽变苍

  2

  时间来到了正德十年(1515)十月,孙燧来到了草萍驿。

  孙燧(1460-1519),字德成,号一川,浙江余姚人,弘治六年(1493)进士。这一次,原在河南布政使任上的孙燧,奉命出任江西巡抚。

  江西是个深水漩涡,前几任巡抚大多不得善终,这一切都归结于坐镇江西的宁王朱宸濠。朱宸濠骄横跋扈,欺官虐民,甚至多次密谋造反,对于不肯附从者,轻则驱逐下狱,重则毒杀灭族,当地官员人人自危,无不以调离江西为幸。

  孙燧深知此行的危险,他抱着必死的决心,将妻儿遣返回乡,仅带着两名仆僮直奔南昌。在浙江、江西交界处的草萍驿,他见到了林俊的题壁诗《草萍驿》,面对此诗,孙燧心中升起一股悲壮豪迈之气,他挥毫疾书《常山草萍驿中和见素先生韵》:

  纲常自古要担当,弱水谁将驾苇航。

  岭道风行豺遁远,海天云阔雁飞忙。

  身从许国频加爱,发为忧民忽变苍。

  醉饱恩光何以报,寸丹惟不愧朝堂。

  诗中大意为:传统纲常一直教育我们要学会担当,面对诡异莫测的航道,谁来驾驭那叶孤危的小舟呢?此身自入宦途,便屡受朝廷恩泽,我也尽心尽职地忙于公务,发丝早已泛白。皇恩浩荡,何以回报?惟有一片丹心来表达我的忠诚。

  正如孙燧在《与胡时振书》中所言:“此身未仕,身属于亲;此身已仕,身非吾之身,国家之身!”

  孙燧是这么说,也是这么做的。一开始,他对宁王晓以大义,结果宁王反而在其身边安插了耳目。后来,孙燧与按察副使许逵商议,以防寇为名,加强了各处兵力、武器的安排,早作谋算。宁王得知意图,一面贿赂朝中权臣,令其调离孙燧;一面又派人向孙燧寄送枣、梨、姜、芥四物,暗示他“早离疆界”。孙燧笑而不理。

  根据掌握的情报,孙燧先后七次上疏,揭露宁王的谋逆行为,但全部被宁王同党截留。宁王恨得咬牙切齿,设宴毒杀孙燧,结果没有成功。

  正德十四年(1519)六月,宁王在自己生日宴聚会之机,借口武宗皇帝抱自民间,宣布起兵夺权,并让孙燧陪驾左右。孙燧大怒:“天无二日,我辈岂会随你逆天而行!”许逵也骂不绝口,宁王便命人将二人斩杀于惠民门外。

  孙燧杀身成仁,兑现了当初题壁诗中的誓言。明世宗嘉靖皇帝即位后,追赠孙燧为礼部尚书,谥号忠烈。

  王守仁:千里风尘一剑当,万山秋色送归航

  3

  孙燧的余姚老乡、心学家王守仁多次往返于草萍驿,其中与林俊和诗就有两次。

  正德二年(1507),王守仁因触怒宦官刘瑾,被廷杖四十,谪贬至贵州龙场当驿丞,途经草萍驿,见林俊题壁诗有感而发,写下了《草萍驿次林见素韵奉寄》:

  山行风雪瘦能当,会喜江花照夜航。

  本与宦途成懒散,颇因诗景受闲忙。

  乡心草色春同远,客鬓松梢晚更苍。

  料得烟霞终有分,未须连夜梦溪堂。

  在诗中,王守仁将所思所感尽述于笔端:冒着风雪在山间赶路,我的身体虽然孱弱,但仍然能够抵挡;在夜晚的航行途中,欣喜地看到沿江鲜艳的江花映照。不得意的仕途早已让人心灰意懒,美好的景致却让我诗兴大发。归乡之心和春草一同远去,发鬓和松枝在晚霞里更加灰白。想来混迹山林的日子不会远了,如今也不急着做那隐居之梦了。

  此时的王守仁,虽有委屈无奈,却也宽心释怀,透露出豁达乐观的大家风范,这也为他日后石破天惊的“龙场悟道”埋下了伏笔。

  正德十四年,宁王朱宸濠叛乱,杀死了孙燧、许逵两位忠义之士,挥师攻下九江、南康两城,逼近安庆,直指南京。

  危急时刻,王阳明挺身而出,率兵奇袭宁王老巢南昌,待到宁王搬师回救,兵疲将乏之际,决战于鄱阳湖,在正德十四年七月二十六日成功俘获了宁王。不料,好大喜功的明武宗朱厚照,自封大将军,御驾亲征平叛。在得知宁王已经被俘的情况下,依旧继续前行。

  当时,王守仁刚刚将宁王从江西押至草萍驿,便听说武宗御驾亲征到达徐淮的消息,他不禁深为担忧,总怕惹出什么乱子来。于是顾不上辛劳,连夜赶路,前去与王师会合,欲劝武宗罢师回京。临出发之际,王守仁在驿壁题诗两首:

  其一

  一战功成未足奇,亲征消息尚堪危。

  边烽西北方传警,民力东南已尽疲。

  万里秋风嘶甲马,千山斜日度旌旗。

  小臣何尔驱驰急?欲请回銮罢六师。

  其二

  千里风尘一剑当,万山秋色送归航。

  堂垂双白虚频疏,门已三过有底忙。

  羽檄西来秋黯黯,关河北望夜苍苍。

  自嗟力尽螳螂臂,此日回天在庙堂。

  其中,第二首诗依旧是和林俊韵,但更重要的是向孙燧致敬,颂扬他一腔热血写忠诚的担当精神。孙燧早知宁王意欲谋反,危机重重,却从未将个人生死放在心上,“投艰于我,生死以之”,从容不迫地与宁王斗智斗勇。在王守仁眼里,平定宁王叛乱,孙燧当记首功。

  孙燧的一片赤诚,为世人深深钦佩。而题有林俊、孙燧、王守仁等三人题壁诗的草萍驿,则成了一处怀古敬贤之地。路过草萍驿的文人雅士,无不瞻诗膜拜,纷纷依韵唱和,以表内心仰慕之情,目前收集到的就有佥都御史陈察、江西佥事汪应轸、刑部员外郎邵经邦、浙江按察司副使李万实、福建参政吴之甲等20余人之诗。

  黄尘漫漫,湮没了多少世事,而碧血丹心不泯,浩然之气永存。